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上展厅

问心无愧去奋斗 重情之心迎幸福——记福建省举重教练陈勇

时间:2018-08-28 04:57:28  来源:本站  作者:

  运动员时期“三进三出”体工队的经历,让他有了对运动员彻底负责的执教理念。对弟子充分信任、问心无愧地去奋斗,陈勇用亲身经历诠释了从平凡教练成长为奥运金牌教练的奋斗历程。

  陈勇1985年被教练发掘,进入福建省南平市少体校。当时的他,身材瘦弱却能搬得动很重的木柴,教练认为他是练举重的好苗子。果然,练习两年后,陈勇就参加了省体校的选拔,并获得递补资格。

  不过,陈勇的运动员生涯有些坎坷,在省体工队曾“三进三出”,1992年曾入选国家队,但待了一年后又回到了省队。

  “说来有点惭愧,我最好成绩只拿过全国冠军和全运会第三名。”回忆运动员时期,陈勇说他印象最深的是1995年跟随教练陈文斌在川石岛训练的日子。“川石岛非常艰苦,要自己砍柴、买菜洗菜、收拾碗筷,最辛苦也最值得回忆。1997年全运会后我退役了,但竞技梦想的火种却没灭。最终在队员身上都实现了,我感到很欣慰。”

  陈勇带出的队员邓薇、陈晓婷等,先后实现了福建女举全运会奖牌、金牌;世青赛、青奥会、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在国内各项比赛超世界纪录、国际比赛中打破世界纪录次数之最。但这位福建女举的功勋教练,最初是“排斥”这个身份的。

  1998年1月,退役不久的陈勇走上教练岗位。前五年都在福建男子举重队当教练。从运动员过渡到教练的最初几年,陈勇走得比较顺利,但2003年福建省举重队想把当时薄弱的女举拉起来,队伍决定把陈勇从男队抽调到女队,这遭到他的“顽强抵抗”。

  “带男队的时候我信心满满,因为年轻教练员有憧憬、有干劲,带的队员里也有少年组成绩就已达到成年组前三水平的,所以我当时不愿意离开。”领导找陈勇谈了三次,他感觉到队伍有一种迫切的需要,最终接受了调动和挑战。“举重这个项目很朴实、单纯,作为一个古老的项目能够一直存在,是有其独特的魅力。”

  对举重项目深厚的感情,以及对举重事业的追求,让陈勇在福建女子举重队慢慢打拼出一片天地。他带的队员从全国女子青年赛、城运会逐渐拿到名次,到成为全国比赛和世界比赛的王者。2008年底,基层教练把一个苗子邓薇推荐给陈勇,训练两年后,她就在2010年拿到58公斤级世锦赛和青奥会冠军,上升势头明显。2012年,邓薇具备了冲击伦敦奥运会的能力,最终却失之交臂。

  “当时就具备了很高水平,她体重在60至61公斤之间,但她的训练水平却达到262公斤,这在63公斤级都是顶级高度。”陈勇知道,邓薇的稳定性、比赛欲望和表现力都很强,没能前往伦敦,对师徒俩都是一个打击。

  与伦敦奥运失之交臂,陈勇和邓薇没有失落太久,很快就在2013年全运会收获金牌和信心。如果说运动员是船,那教练员就是帆,为运动员远航提供助力。

  虽然在国内打58公斤级一骑绝尘,但邓薇在世锦赛遇到了麻烦,降体重似乎并不利于她的发挥。“她不善于降体重,对降体重的过程也有一些抵触,所以综合考虑并与队伍和领导不断沟通,在2013年后升到63公斤级。”在选择是否升级别时,陈勇也纠结过,虽然2012年前他就有过这个想法,但队伍当时认为邓薇打58公斤级更有优势。“结合运动员自身特点,我认为她不用降体重可以更充分发挥自己的训练水平,结果证明这个决定是对的。”

  升级到63公斤级后,邓薇几乎打遍世界无敌手,在2014、2015年世锦赛连续夺冠并打破世界纪录。这对于备战里约奥运会是极大利好,邓薇也被视为中国女举在里约最稳的争金点。

  但就在奥运会前的冬训中,腰伤成了最大拦路虎。邓薇害怕伤病加重,训练中常有畏难情绪。可如果系统训练无法保持,再强的实力也是枉然。陈勇结合邓薇的伤情客观分析,解开了弟子的心结。“伦敦奥运会后的几年,邓薇就反复有过腰伤的情况。腰有伤是事实,但问题并不大。我认为她情绪上的问题更大,会刻意极端地把伤病想得过重,所以我不断给她分析并开导鼓励,最后攻克了这个难关。”

  里约奥运会时,因为在邓薇前面比赛的女子53、男子62公斤级中国选手都憾失金牌,陈勇和邓薇一度非常焦虑,也感觉压力很大。那些天,陈勇经常带邓薇去逛奥运村,为弟子缓解压力,最终邓薇拿下冠军还破了两项世界纪录。“我最欣慰的是,在夺冠后接受记者采访时,邓薇表示要再战一届,继续为国争光。作为教练,我当然希望她能在东京奥运会上再放光芒,我的希望是拿金牌的同时再创造世界纪录。”

  当然,再好的运动员也是凡人,难免有时会有点娇气或者惰性。这时,陈勇会毫不客气“唱黑脸”。“训练中,我一直都很有原则地坚持。没完成训练任务,坚决不能下课。当然,如果确实有无法坚持的理由,我是可以考虑的。但如果不是,那就不能商量,优秀运动员必须有坚强的意志品质。”在陈勇看来,如果一味忍让,到最后就没原则了,那才是真的害了运动员。每一次邓薇的比赛,陈勇都是信心满满,这是基于对弟子平时训练的信任。“我当然也有紧张的时候,但长期的训练要求、目标设定、技术稳定性带来的信任度,总能让我最后沉下心来从容应对。她在训练和比赛中没有过多不必要的想法,完全能按照教练的安排和要求去执行。对运动员充分信任、问心无愧去奋斗,就是我的执教信条。”

  “我和邓薇之间的默契程度像父女一样,没有隔阂,彼此有什么想法都能通过默契达成共识。”陈勇和邓薇既是师徒,也是朋友,他对待队员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我的孩子只比她们小几岁,在家中照顾不了自己的孩子,就把情感倾注在队员身上了。”

  奥运金牌教练背后,是十几年与家人分隔两地的酸楚。“之所以能成就这些,家庭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尤其是我的爱人。小孩已经16岁了,却感觉没怎么关心过她就长大了。”一路走来,陈勇对家人非常愧疚。“我和爱人拍完结婚照第二天就去比赛了,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我长期在外训练。孩子生病时只有爱人照顾,老人生病时也是她照顾,甚至她生病时还要照顾孩子和老人。在福建,台风天是最难熬的时候,爱人肯定很无助,想到相隔千里,她只能默默扛下,非常心疼。她们特别理解和支持我,也正因为这样我才能安心扑在事业上。”虽然面对运动员时,陈勇看起来挺阳光,但每当夜幕降临,想到家人时他都有满腹的泪水。

  陈勇是个重情谊的人,对家人如此,对队员更甚。很多去基层挑选运动员的教练,经常把运动员的成绩作为第一考量标准,选上来带的运动员一旦成绩不行就打回基层。陈勇不认可这样的方式,他认为一个教练的判断很重要,要有专业的眼光和强烈的责任感。“一旦选择运动员后,不要轻易放弃运动员或者对其进行否定。孩子跟你练了一段时间,好的时候你觉得挺开心,不好的时候你就扔了她,做人不可以这样。这跟我自己做运动员的经历有关系,将心比心。教练和运动员的关系也是一种缘分,应该荣辱与共。”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