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am8082.com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m8娱乐城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m8娱乐城 > 唐岩:孤独的人不可耻

唐岩:孤独的人不可耻

时间:2017-03-15 作者:未详 点击:

  在陌陌科技创始人唐岩看来,不管创业还是人生,没有什么需要过多纠结的事。心动了,就做了。
  
  就如他在回答为什么刚在网易做到总编辑不久就辞职创办陌陌时,一溜口就说出“就是种原始冲动啊!”午后的阳光浓烈,打在大桌板上反射一大片强光,唐岩微微眯眼,但神采也是闪着光。他告诉记者,2010年底自己刚用智能机,苹果手机一上手,就想到做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产品,“你知道不,就是那种动了念头就挡不住的感觉,在办公室整天就坐不安心了。”
  
  当然,这是原动力。完全丧失理性也不像金牛座的个性,尽管爱美食爱美女,但他还是发挥了踏实务实的特质。把当时国内国外市场全审查了一遍,咨询了不下100个专家,然后下了判断:创业公司就要做没有原型的事,胜算更大———这能让山寨来得迟一点,能对需求的满足更多一些。
  
  “你看,现在城市化进程那么快,人都是很孤独的。”唐岩说,其实人人心中都有着交往的冲动,而陌陌正是这么个附加于移动终端上的实现体,哲学上说,是人体的器官延伸。
  
  不得不提到“约炮神器”这个标签,唐岩对此也有反思,而且在尽力去标签化。
  
  是不是陌陌1。0过于夸大了照片的作用?是不是专攻点对点的线下关系建立给这个标签加了把推力?他承认,“我们并不是很无辜”。但也许,去不去标签并不是唐岩很在意的,因为他是一个如此崇尚“自由冲动”的人。
  
  但是,刚升级为爸爸的唐岩,现在更愿意思考怎么让小区里想交流育子经的妈妈们能很快找到彼此,还能组个小团队在陌陌上聊天,并且能约妈妈们带上宝宝们一起游戏。他也在想,自己住的小区一半中国人一半外国人?但为什么看到的都是外国人呢,能不能让大家相约走出来,而不是像土豆一样窝在家里看电视上网?这些2。0版本里都计划优化、改进。
  
  作为一个媒体人出身的“技术白痴”,唐岩觉得掌控一个技术公司很带劲儿。他认为,在技术人才并不稀缺的今天,创业都万变不离其宗,就是:产品、人、钱。
  
  对于这次创业,你问唐岩说你幸福吗?他不会说“我姓唐”,他直接告诉你“挺幸福”。
  
  技术白痴的创业
  
  毫无疑问,陌陌是一家产品主导型的公司。而这家公司在最初的时候,只有唐岩和产品经理雷小亮两个人。当时他们都在网易,用唐岩的话,雷是自己长达九年工作中对接的唯一一名技术人员。
  
  “我跟他说,你跟我做,这样我们就有两个人了。”雷小亮当即就答应了,但是让唐岩傻眼的是,随后他问雷:“你觉得除咱俩外还缺谁?”,雷告诉他:“我们还缺一个技术。”“你不就是技术吗?”“我是产品。”
  
  所以,一个雷人的事实是:当时,除了产品想好外,什么都没有,连人都不全。
  
  唐岩不在意这个,他在意的是“时间窗口”,所以“捡到筐里就是菜”。由雷小亮介绍了一个真正的技术人员后,三人团队的陌陌科技就操刀上马了。前后不到三个月,2011年8月3号,陌陌在ios系统AppStore上正式亮相,当天用户下载数达到2000。第二天,腾讯公司的微信就出了新版,涵盖了地理位置这一功能。
  
  正是这个技术白痴,在随后一年的时间里,不仅领导了这个估值一亿美金的公司,获取了过千万的用户,使得日均活跃用户超过200万,并在短短一年中成功完成B轮融资,以至于他称账上现金“七八年都用不完了”。
  
  在唐岩看来,在上世纪90年代,技术资源稀缺,所以IT创业公司是技术人员起家很正常。但在现在,做商业无外乎是三件事:做好产品、管好人、用好钱,“万变不离其宗”。
  
  谈到在网易的九年媒体从业经历,他坦言,这经历中,收获了对资讯的视野和决断力以及对人的观察力。
  
  在网易,由于做的是总编辑,所以每天门户网站上的的各个板块全要看,这让唐岩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资讯狂,一旦出国到什么地方看不到新闻了,他会立即陷入抓狂状态,而从大量信息中不断完善起的认知体系是他认为对这一生都最有用的东西。唐岩说,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事件真真假假,任何看上去特别戏剧化的新闻,或者貌似特别前沿的趋势,都要还原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经历,去伪存真,而不是人云亦云。
  
  还有的是对人和人性的体察。在他看来对人性应有整体的把握,虽然过程中有特殊性,但最后要做整体性的描述,正如陌陌,就是抓住了人总是渴望交往而国人又不擅直接交往这种共性与特性的统一。不管是工作中还是谈判中,唐岩习惯对对方说的信息进行逻辑上的判断,他说好的新闻工作者逻辑感都很强。
  
  有那么几秒的间隙,他的思维仿佛在两次从业经历中穿梭,然后喝了一口咖啡,唐岩说“我觉得做总编、副总编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打工的。你想创业的话,从打工里获得的东西都显得微不足道。我要是创业失败了怎么办,再回去打个工,也没有什么关系。”他笑了。
  
  直指幸福的创业
  
  陌陌从1。0开始包括过程中的版本升级,再到2。0。目前为止,产品一直是优化改动,在拓展上非常保守。在唐岩脑中,创业公司做加法不一定做得过,专注比较好。而现实制约条件则是技术压力其实比较大,公司服务器在这一年中不断在升级改造。
  
  处在快速发展期的公司除了内部压力,微信这个“外患”也如影随形。虽说二者之间有熟人关系和陌生人关系的本质区别,但唐岩也知道,未来两者功能很可能有越来越多的重合,比如微信的查找附近人就已经是做陌生人关系了,会员收费等模式也差得并不太多。
  
  但是他说,这次创业总体上可以用一个词:幸福。产品的发展上看他说远远超过他的设想,陌陌和微信两个APP都装的用户不在少数,所以没有绝对的忧愁。
  
  烦恼,或说是回归到本质问题,就是如何抓住用户和沉淀出粘性。
  
  唐岩坦言近期没有盈利的计划,现在也没资金压力,他还只想做比较单纯的LBS,而不是如外界猜测加入植入或服务性的东西。这样只有一个目的,专注产品改进吸收用户并沉淀出市场,所以这个阶段整体上他的判断是专注解决用户需求,让用户得到更多东西,有更多时间停留在陌陌的平台上面。
  
  很多人说移动互联网盈利模式看不清楚,唐岩嘴角轻撇一下,表示这是个伪命题,他甚至说,愁这些的都是火一阵子就没了的那种,核心问题还是在满足用户这块要找到长期的路径。唐岩认为移动互联网其实跟传统的没有太大区别,方式、渠道、便利性都比原来好,只要有用户就根本就不愁钱的事。日后陌陌会引入会员收费制度,但普通的用户也能用。
  
  “我们的初衷就是还原现实社会,人机合一还原这个社会。”这是唐岩强调的,他说最希望的还是让更多人不同的社交需要在这个平台上得到满足。“如果单是‘约炮’这个,离我们的目的初衷有点远。”
  
  “关于同行攻击和大佬抄袭,你有烦恼吗?”记者问道。
  
  “这才公平啊。”他说,“大家都这么走过来,干吗你丫创业,你就没这些事啊!”他说这些肯定有的,包括不正当竞争都一定会有,虽然目前比较少。“互联网江湖已经差不多是中国最干净的江湖了,也不会比其他行业糟糕。”他这么判断道。
  
  这个随性的人是有不少具体烦恼的,但提前都想到了,所以相对从容,所谓幸福。
  
  无限可能的创业
  
  陌陌2。0的升级版本已在iOS、Android两大平台共同推出。其中,附近群组功能算是一个重要的转型标志,从单一的距离标识到群组功能,可以看到陌陌将线上与线下用户的打通。搭建小型圈子的社交行为也是未来App商业化的一个开端,有了共同的嗜好与主题,将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类应用与移动电子商务领域融合就不是一件难事。
  
  同样瞩目的是陌陌在不久前刚获得的B轮融资和估值逾一亿美金,但唐岩在对于陌陌的推广上使用资金一直是偏于保守的。陌陌目前除在微博营销上花了160万外,全是基于口碑推广。“这是产品性质决定的,目前还是把钱更多花在了人身上。”
  
  谈到融资。陌陌一路很顺利,也来得比较简单。唐岩告诉记者,融A轮的时候累一点儿,有三四十家,但都是他们主动找来。唐岩说他是不愿意跟特色VC打交道的,整体上融资这回事就是钱,而和VC所谓承诺带来的资源没有关系,
  
  他认为资源都是可以用钱买来的,商业社会中,钱就是作为一个等价物的交换。如果说有资源可以帮助陌陌进行推广,但执行起来一定是有折扣的,“但你给它100万说你帮我推,那就不一样。”
  
  由此观之,唐岩的商业逻辑是很直接的。
  
  下面还要融几轮?唐岩说他还真不知道。有融资计划的企业往往可能因为他们产品已经成型无需大的改动了,但陌陌的产品全世界没有原型,资金什么时候缺也说不清楚。下面要花多少,包括要不要烧市场,都不知道,而对产品创新主导的互联网企业来说,市场推广是要打很多折扣的。
  
  人力成本目前在陌陌是最大的一笔开销。位于东三环的写字楼外立面蓝白相间,和陌陌的界面很是相似。唐岩说这就是想员工们看到,虽然是创业公司,但丝毫不山寨,“不是在什么偏远地方搞了个别墅什么的,人家不愿意去,感觉不稳定明天就倒闭了”。还有的花销之处就是服务器和研发,这些上升得很快,不过再怎么烧,他显然都是乐意的。
  
  无论怎样,最终目的还是做大市场。上月初,唐岩去成都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考察,整体感觉周围环境配套都不错,当地官员都很支持。
  
  现在唐岩的生活因为陌陌的成长而排得很满,但他仍然坚称“幸福”。伴随着陌陌的创立而孕育的儿子,于八月出世,也给他的幸福添了一个有力的音符。平日得暇,唐岩就上网打牌打打游戏看看书看看碟或者找个老友吹吹牛,他笑称自己是个很俗的人,不喜欢爬山、高尔夫球那种高雅运动,因为不放松,比较苦。
  
  如今,唐岩从媒体人转变为IT创业者也有一年。他怎么理解和定义一个好的互联网产品?他说就俩:一定要对于用户有很大的便利性,他们使用频率一定要高。
  
  他说得很笃定。
  
  唐岩由一个原始的冲动,完成了一个大尺度的关乎幸福的华丽转身。
  
  “你一生中能沉淀下的深层的关系,我想科技能够带来的有限,但是它扩大了选择面。”唐岩说陌陌的一些员工是他从陌陌上找的,大概有五六个,而最初介绍他来北京的人也是当年的网友。“我对互联网社交一直抱有极大好感。我专业学的是建筑,我的这辈子就是被互联网彻底改变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